IM电竞

IM电竞

人文西安

您当前的位置: IM电竞  >  人文西安  >  人文西安
仓颉与仓颉造字台遗址:仓颉与仓颉造字
发布时间:2022-09-14     作者:   来源:学习强国西安学习平台   分享到:

仓颉是上古传说中的人物,原姓侯冈,名颉,古人也常常写作苍颉(下文如非引用古书或碑文,一律统一为仓颉)。他在黄帝时代做史官。那个时代的史官不同于现代的史官负责研究历史,而是负责记事。据说在仓颉以前,没有文字,人们依靠刻划符号和结绳记事,比较简单,却容易出现“饰伪”(虚假错误)的情况。于是,仓颉仰观天象,俯察万物,从鸟兽的脚印不同得到启发,明白不同的事物可以区别对待,标注异同,于是创造了文字。史载,“及神农氏结绳为治而统其事,庶业其繁,饰伪萌生。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初造书契”,“盖以类象形,故为之文,其后形声相益,故谓之字”。便是因此而记。黄帝由衷地推崇他造字的功绩,赐他以“仓”(倉)姓,意为君上一人,人下一君。人们尊他为文字之祖,称为“史皇”“仓圣”。

image.png

古仓圣像

经过历史学家和民族学家研究,得知结绳记事比较粗笨,就是大事打一大结,小事打一小结,相连的事打一连环结。后又发展到用刀子在木、竹、石头等物上刻以符号作为记事。随着历史的发展,文明渐进,事情繁杂,名物繁多,用打结和刻划的方法,远不能适应现实生活的需要,需要有更加高明的记事手段,创造文字成为迫切要求。于是仓颉始作书契,以代结绳记事,标志着中国历史走进了由文字记载的时代,这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件大事,对后世也有着重要的影响。

传说仓颉根据兽踪鸟迹而创造了文字,开始了对天地奥妙的揭示,人类也从此告别混沌蒙昧而走向文明。人一旦学会了使用文字,就掌握了上天最高的机密,不再受上天的控制,因而对于上天来说,这并非好事,于是出现“天雨粟,鬼夜哭”的异常现象。由此可见文字对于上天是如何地震动。上天在震怒与悲痛之余便以灾变与异象作为对仓颉的警诫。

仓颉造字的传说起源很早,最早可以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

目前所见较早记载仓颉的是《荀子·解蔽》和《韩非子·五蠹[dù]》以及《吕氏春秋》等,分别如下:

《简子·解蔽》:“故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好稼者众矣,而后稷独传者,壹也;好乐者众矣,而夔[kuí]独传者,壹也;好义者众矣,而舜独传者,壹也。倕[chuí]作弓,浮游作矢,而羿精于射;奚仲作车,乘杜作乘马,而造父精于御。自古及今,未尝有两而能精者也。”

《韩非子·五蠹》:“古者苍颉之作书也,自环者谓之私,背私谓之公。公私之相背也,乃苍颉固以知之矣。今以为同利者,不察之患也。”

《吕氏春秋·审分览》记载仓颉的内容,类似于《荀子》所记:

“奚仲作车,苍颉作书,后稷作稼,皋陶作刑,昆吾作陶,夏鲧[gǔn]作城。此六人者所作当矣,然而非主道者。”

《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并非史书,而是借史论理之文,所以后人以此而知,早在春秋时代,已经有了仓颉作书的记事。而且,根据行文得知,时人认为仓颉并非唯一的“作书”者,正如后稷作稼、奚仲作车、皋陶作刑等上古发明创造者一样,只不过是众多作者中相对专一的那个,因而,才取得了过人的成绩,被人们认可,从而成为发明者的代名词。这个论断非常专业,如果结合最新的考古发现,便知这些所谓的发明创造,如粟作农业、制陶技艺、造车技术等等,都经历了许多年许多代的先民才培育成熟的。

秦汉以后,有关仓颉的记述常常见诸书中,如《说文解字》《淮南子》和《论衡》等。

许慎《说文解字叙》有一段关于仓颉造字的文字如前所述,在此不做重复。

《淮南子》中还有如下记载:

“禹生于石,契生于卵,史皇产而能书,羿左臂修而善射。”“昔者仓颉作书,容成造历,胡曹为衣,后稷耕稼,仪狄作酒,奚仲为车。此六人者,皆有神明之道,圣智之迹,故人作一事而遗后世,非能一人而独兼有之。各悉其知,贵其所欲达,遂为天下备。”

“苍颉之初作书也,以辩治百官,领理万事,愚者得以不忘,智者得以志远;至其衰也,为奸刻伪书,以解有罪,以杀不辜。”

王充在《论衡·骨相篇》中指出:“苍颉四目,为黄帝史。”

除上述所记,在汉代,关于仓颉的记载还有不少。对于这一时期的记述,多有学者研究,除解说其与以前的记载大意相同而外,还结合流行于兹的其他书籍,做出综合研究,其中有说:“汉及其以后的记载,呈现出仓颉形象的两个重要向度:神异化和实化。所谓神异化仓颉,即是将非凡之能、非凡之相赋予仓颉。汉代纬书盛行,记载了很多能人的异相、异能,纬书中便有不少对仓颉的描述。清马骕[sù]《绎史》卷五记《春秋元命苞》云:‘仓帝史皇氏名颉,姓侯冈,龙颜侈哆[chǐ duō],四目灵光,实有睿德,生而能书。及受河图禄字,于是穷天地之变,仰观奎星圜[huán]曲之势,俯察龟文鸟羽,山川指掌,而创文字,天为雨粟,鬼为夜哭,龙乃潜藏。治百有一十载,都于阳武,终葬卫之利乡亭。’”

《春秋元命苞》是西汉末谶[chèn]纬之士所著假托经义宣扬符箓瑞应的书,根据书中记载,仓颉“四目灵光,生而能书”,他仰视奎星圜曲之势,俯察鱼文鸟羽、山川指掌,而创造文字。为此,“天为雨粟,鬼为夜哭,龙乃潜藏”,是形象的比喻被后世史籍所继承利用,传播至今。

中国古人在感恩仓颉的同时,开展各种祭祀纪念活动,因而,在中国南北大地上有关仓颉的传说地就有四五十处,或故居,或庙祠,或陵墓,或造字遗迹其中最著名的有10处,分别位于河南、山东和陕西。其中河南有5处,即建于汉代的南乐县仓颉陵与庙、虞城县仓颉墓、开封仓颉墓和建于宋代的阳武仓颉墓、洛宁仓颉造字台;山东有2处,即寿光仓颉墓、东阿仓颉墓,均建于晋代;陕西有3处,分别为秦汉的长安仓颉造字台、汉代的白水仓颉墓与庙以及洛南县的仓颉造字崖。

关于“仓颉作书”的说法,“从战国始,(秦)李斯作字书《仓颉篇》,并云‘苍颉作书,以教后诣’,强化了‘仓颉造字’的说法,以及仓颉在造字传说中的神圣地位”。

仓颉造字无疑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创举,各地都有相关的传说、民间祭祀和民俗活动,虽然各有特色,但关于造字的说法是一致的,所造的都是同样的28个古字。而且传说中的仓颉庙旁有名为“史官村”的村庄,河南有,陕西也有,应该不是巧合。众所周知,陕西、河南是黄帝文化的重要发祥地,而河南、山东、河北交界地带也正是颛顼[zhuān xū]帝的活动基地,有关的庙陵地区有与五帝时代相关的传说和文化遗迹发现,是很好的有力的证据,说明仓颉在此地的出现并非空穴来风、毫无史实依据。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陕西白水县仓颉墓与庙和河南南乐县仓颉陵与庙。

(来源:本文摘自西安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三秦出版社2021年12月出版的《西安文化遗产辑录》第二辑,主编:赵荣、李郁)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